电影院终于开门了!回顾电影中打动人心的瞬间

        时间:2020.07.21 来源:1905电影网 作者:娜塔莉·博


        1905电影网专稿 在历经178天的等待后,电影院终于开门了。带着内心所有渴盼,让我们静悄悄穿梭于热闹人间,在电影院门口相见。这段告别的日子如此漫长,漫长到似乎时间都结上厚重的风霜。但不要紧,电影一直在。



        它以宽广温柔的拥抱等待着每一个人,随时以丰盛美满的样子相见。它记录了戈达尔、博格曼、费里尼、塔可夫斯基、黑泽明、布列松最深沉绚丽的梦境,为时光篆刻铭记下每处值得留恋和踌躇的风景,让每个人在电影中肆意地舞动、发光。



        它是踽踽独行的旅人最好的精神食粮,它是仗剑天涯的独行客最温暖的陪伴,它是乳臭未干的少年领略人间风采的快捷键,它是耄耋之年的老人心中最难忘的想念。它是大海,它是无问西东,它是心之所向。



        我们都在电影中找到了自我,酣畅淋漓地重获了一次生命,热闹洒脱地再活一场。以梦为马,不负韶华。久违了,电影院。


        如果你有梦想,就守护好它。


        《当幸福来敲门》


        你曾有过这样的经历吗?日常996,空闲被通勤时间填满,逐渐淡忘了梦想是什么。每每鼓起勇气、试图热情地拥抱生活,却总被冰冷地拒之门外。



        梦想在现实中,似乎变成了一个遥不可及的名词,一个追忆年少轻狂的谈资,一个乌托邦般不切实际的幻想。但电影给了我们做梦的权利。



        落魄推销员加德纳,是每一个被生活压垮的普通人的缩影。他贫穷落魄,却相信自己有改变命运和人生的权利,始终相信幸福一定会到来。从身无分文的推销员到叱咤风云的股票经纪人,他用拼搏和努力改变了现状,也最大程度上挖掘了自身的潜力。



        不做人云亦云的燕雀,要做自在飞翔的鸿鹄。


        “有些鸟儿天生就是关不住的。它们的羽毛太鲜明,歌声太甜美也太狂野了。”


        《肖申克的救赎》


        他是身陷囹圄的普通人,是背负杀妻罪名的银行家。进入监狱大门的那刻,或许他的心已经死了。但洗脱罪名、重获自由的愿望战胜了一切。是想默默无闻承担莫须有的罪名,还是以一己之力为自己争取自由和享受阳光的权利?



        安迪选择了后者。重获自由的路如此艰辛。没人能想象,一把似乎一使劲儿就能折断的小斧头,是如何冲破黑暗,凿开远在天涯的希望之门的。



        也没人能想象,一个人的生命力有多顽强,可以在遍尝人间冷暖后,依然有细嗅蔷薇的勇气。



        “希望是美好的,也许是人间至善,而美好的事情永不消逝。”



        小人物也能改变历史。


        《指环王》


        托尔金给霍比特人的设定非常有趣。不到1.2米的身高,长满褐色卷毛的脚掌,不喜欢复杂的事情,一天能吃六餐。从哪个角度看,霍比特人都不该是让中土世界恢复平静的关键人物。



        但恰巧,披荆斩棘、一路从夏尔闯到摩多的是霍比特人;有史以来第一位凭借自我意志放弃魔戒的是霍比特人;与索伦实力抗衡、在末日火山中彻底销毁魔戒的也是霍比特人。



        这群爱说爱笑爱美食的小个子,成为了“魔戒”和“霍比特人”系列中的无冕之王。



        不起眼的事物,常常以粗糙和平庸的面貌呈现。然而,若你仔细观察,就会发现,每一个看似普通的人都蕴含着难以估量的力量。“我办不到,山姆。”“我知道,这不公平,我们本不该来。但是我们来了。”



        “就像我们听过的精彩故事,歌颂伟大的事迹,充满了黑暗和危险。但最后可怕的阴影终究会消失,就连黑暗也会消失。崭新的一天将会来临,太阳也会散发更明亮的光芒。这才是让人永生难忘、意义非凡的感人故事。”


        决定我们成为哪种人的,不是我们的能力,而是我们的选择。


        《哈利波特与魔法石》


        他是魔法世界里最知名的少年。每个人在童年时期,都曾幻想成为他。然而,我们独当一面、最终将伏地魔彻底击溃的小英雄,却曾是睡在女贞路4号碗橱里,一有人下楼就被灰尘覆盖满身的、弱小瘦削的“怪胎”。



        出生后即将哈利送往女贞路4号的邓布利多曾经解释道,在魔法界哈利一定是大明星,但他也许会是一个被宠坏了的孩子,被名利毁掉。



        “决定我们成为哪种人的,不是我们的能力,而是我们的选择。”



        因此,被视为纯血统的哈利选择了“血统背弃者”韦斯莱和麻瓜家庭出身的赫敏作为好友;食死徒出身的斯内普选择隐忍一生,为了所爱之人哪怕背负骂名也要坚持到最后一刻;身为狼人却始终一心向善的卢平,在霍格沃茨大战中光荣死去。


        他们并非生来如此,但却选择成为这样的人。选择的勇气,有时比聪明的大脑更加重要。


        他才二十岁,他就想活命,他有什么罪?


        《我不是药神》


        一个不起眼的中年男性保健品商贩,生意和生活同样惨淡。如果不是一个白血病人的冒险求助,陷入孩子抚养权之争的他或许都不知道慢粒白血病这种病的存在。“局外人”的涌入,让他惨淡的生活变得更加混乱,他只想逃离纷乱如麻的僵局。起初是为了赚钱,后来是吕受益和黄毛的死亡。



        人的生命价值究竟在哪?活着到底为了什么?铤而走险选择一种对生活无益的尝试,或许是程勇做过最勇敢的决定之一。


        那一刻,他选择了将心胸扩大,包裹进更多的人,肩负起本不属于他的责任,成为一名行走的“药神。”



        程勇(及原型“陆勇”)或许很普通,但在白血病人的黑夜中,他就是燃烧自己照亮他人的炬火。



        身为小人物,能超脱于个人生活,为其他人伸出援手,这本身就是一种难得的孤勇。这是比社会地位和知识层次更加高贵的人格和精神。


        我命由我不由天。


        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


        说出这句话,该有多么的硬气。陈塘关的小儿子,眼睛自带黑眼圈,笑起来蔫坏,行为乖戾嚣张。离经叛道。



        所到之处,人人唯恐避之不及。哪吒的存在,就是冉荷塘中的一朵长满倒刺的莲花,李靖完美人生上的一抹难以忽略的墨点。父亲是近乎圣人般的存在,而自己是魔童,没有倾听者,似乎出生这件事都是自己的错。顽劣不堪的性格,极具悲剧性的命运,连轻松的动画风格都无法掩盖。喊出“我命由我不由天”的那刻,哪吒的心性已变。



        魔童又如何?李靖之子又如何?从这天地而生,为这天地而活。“无法停止黑暗当中探寻,踏破山河望见每片星云。不再畏惧忘却所有顾虑,徘徊一生最终花落菩提。”


        信仰就像一座房屋,可以有很多楼层、很多房间。


        《少年派的奇幻漂流》


        “派”是个未知数。它可以是少年的名字,可以是数学概念中的无理数,可以是一个神秘的无限不循环的存在。正如《少年派的奇幻漂流》



        在普通人看来,这或许是个有着丰富视觉奇观的冒险旅程;在故事中的聆听者看来,这也许是一次野蛮残酷的荒野求生;在派本人看来,这或许是一趟想象中的自我求索,灵魂追问。


        你选择什么,就会看到什么。



        选择信奉优胜劣汰的丛林法则,就奋不顾身为人生拼杀至新高度;选择相信美和童话,就永葆赤子之心永远天真烂漫;选择大隐隐于市就将江湖融入骨血,以静制动,谈笑间看樯橹灰飞烟灭。


        选择过什么样的人生并不难,难的是,在看遍人世间所有与残酷后,依然选择热爱生活。



        影院灯亮的那一刻,梦也冉冉升起。



        我们不畏过去,不畏将来,唯独害怕当有限生命结束后,是否愧对那个曾经拥有赤子之心的自己。幸运的是,电影延长了每个人的生命。



        它给予我们做梦的权利,让我们每个人在鲜活的人物身上看到自我。生动的、畏缩的、恐惧的、快乐的、激动的、明亮的、彷徨的、不完美的自我。


        它让我们知道,要找到自己,要继续做梦,要追求内心的光。哪怕未来天寒地冻,路远马亡。



        它告诉我们,小人物也可以做大事情,每个人身上都有无数闪光的特质。而这个世界的美好,全部由这些看似普通的人构成。


        正是他们对于幸福美好的向往,他们对生命的执着追问,对自我孜孜不倦的探索,成就了这个充满阳光的人间。



        “你来人间一趟,你要看看太阳。和你心爱的人,一起走在街上。”感谢电影,让我们找到自我,找到爱。


        文/娜塔莉·博